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方来英谈北京医改 另日病院从头刷洗牌

光胜人类选手后,“冷扑各人”想用人工智能提高肾脏移植恪守

西瓜四百天不烂是喷防腐剂?能手释疑:西瓜皮呼吸致水分淌失

快手归应“爸爸亲女儿屁股”视频:系用户记录生计,已惩罚

 收集母乳业务市场查询拜访:卖家不少 是否安适难以担保

酸菜牛蛙入月饼 上海老字号“月饼战”提前打响

【图解】医美业的“暴利”美学你不懂

成全广窄巷买田螺变福寿螺​ 吃药监局介入查询拜访

香港今夏累计逾1.4万人染淌感 另日数周仍活泼

重磅!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新政终降地 22家乳企89个配方首批获批

方来英谈北京医改 另日病院从头刷洗牌

光胜人类选手后,“冷扑各人”想用人工智能提高肾脏移植恪守

西瓜四百天不烂是喷防腐剂?能手释疑:西瓜皮呼吸致水分淌失

快手归应“爸爸亲女儿屁股”视频:系用户记录生计,已惩罚

 收集母乳业务市场查询拜访:卖家不少 是否安适难以担保

酸菜牛蛙入月饼 上海老字号“月饼战”提前打响

【图解】医美业的“暴利”美学你不懂

成全广窄巷买田螺变福寿螺​ 吃药监局介入查询拜访

香港今夏累计逾1.4万人染淌感 另日数周仍活泼

重磅!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新政终降地 22家乳企89个配方首批获批

方来英谈北京医改 另日病院从头刷洗牌

来源: | 2017-08-06 13:42:09 | 人气:

导读:   北京市此次医改选择了一条与其他城市多有不同的改革路径: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和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三项政策同时实施。为何北京医改三项政策同时聚集在

  北京市此次医改选择了一条与其他城市多有不同的改革路径: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和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三项政策同时实施。为何北京医改三项政策同时聚集在价格上?改革效果如何?近日,北京医改即将满4个月。新京报记者对话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他对一些问题给予了解答。

a

  6月20日,北京会议中心,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接受新京报专访。新京报记者吴江摄

  称医改4个月,“不能说没有批评,但是整体平稳”,财政补偿这条路在北京走不通,通过价格撬动医改

  【对话人物】 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

  【对话动机】 2017年4月8日,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正式启动,参与此次改革的医疗机构多达3600余家。

  北京市此次医改选择了一条与其他城市多有不同的改革路径: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和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三项政策同时实施。

  为何北京医改三项政策同时聚集在价格上?改革效果如何?取消药品加成,医院收入是否出现大幅下滑?设立医事服务费,患者的就医成本有没有增加?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北京市对医院有没有财政补偿?

  近日,北京医改即将满4个月。新京报记者对话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他对这些问题给予了解答。

  北京医改实际是供给侧改革

  新京报:北京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三项政策同步实施,为何会选择这样的一种改革路径?

  方来英:北京这座城市,医疗管理体系很复杂,有中央单位、有部队、有市属的,还有其他企事业单位,但是他们又同在一个地区,所以他们的基本卫生政策要一致。

  外省有些地方是通过调整财政补偿比例,我们觉得这条路在北京走不通。北京的医疗体系中,各种医疗机构的财政隶属关系是不同的。所以我们要讨论这个公共政策,一定是对所有在这个区域的医疗机构都是一样的政策,这个政策就是价格。

  实际上,北京医改所有的政策都聚集在价格上。这是可以形成区域公共政策的一个杠杆。我们看到,取消药品加成,直观上看到的变化是药价,设立医事服务费也是价格,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还是价格,药品招标最后结果也反映在药品价格上。

  新京报:为什么三者要同步进行,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方来英:对于医改,中央有三句话,第一句是人民群众得实惠。老百姓怎么叫得实惠?服务要好,价格要低。第二,医务人员受鼓舞。医务人员怎么能受到鼓舞?首先收入不能少,不仅是收入,他的社会认同感、职业发展前景,都会影响到他的积极性。第三句,资金保障可持续。如果现在说免费医疗,完全依赖医保,政府承受不了。

  在设计医改的总体政策时,必须要考虑这三个因素。但这就出了一个问题,我们要平衡这三者之间的关系,钱在哪?

  我们把这三项改革政策合在一起,让它们之间联动。我觉得,实际上我们做的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在调整不同的结构。

  首先,药品零加成调整了医院的收入结构,医院的财务收入结构发生了变化,在医院不依赖药价的时候,辅之以价格调整,设立医事服务费、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医院的医疗行为、市民的就医行为也都发生了变化。

  医改后三级医院门诊量下降

  新京报:市民的就医行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方来英:我们大部分病人是慢性病人,医改后,这一部分病人就会自己算账。比如说,他去三级医院开药,一种药原来100块钱,现在药价下降20%,降到80元。医事服务费呢,三级医院50元起步。要是看主任医师的话是80元,医保只管40元,自己要付40元,然后病人一算,在三级医院仅仅为了开药不合算了,那他可能就去社区了。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这样推动了分级诊疗?

  方来英:对。我们可以去看,医改启动以来,三级医院的门诊量是下降的,基层的门诊量是上升的。为什么?基层门诊医事服务费是20元,医保支付19元,自己只花一块钱,60岁以上北京户籍老人,这一块钱也免了,不花钱。

  你再到三级医院里面去看,也在分流。主任医师的门诊量降得较多。主任医师医事服务费80元,医保只报销40元。大家就会想,我就一个感冒,这个值不值?我可以先从低年资医生开始检查。

相关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