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最萌男神骚人与最具创操力音乐人似何擦出创操火花

来源: | 2017-08-04 20:03:54 | 人气:

导读:    大众对诗人的印象和想象,恐怕还停留在:高呼时运不济、命运多舛的王勃,茅屋被熊孩子拆了,边追边哭的杜甫身上,一生屡遭贬谪的苏东坡。“诗人”这个词在国

   

大众对诗人的印象和想象,恐怕还停留在:高呼时运不济、命运多舛的王勃,茅屋被熊孩子拆了,边追边哭的杜甫身上,一生屡遭贬谪的苏东坡。“诗人”这个词在国人眼中,似乎与“陷入忧郁”、“生活困窘”、“日常失败”和“郁郁不得志”等形容词关联在一起。当代诗人中,海子的自杀和顾城的悲剧,更加剧了人们这一刻板印象。

然而当代中国诗人的真实生活现状究竟如何?今天要引出的这位极具分量的中国大诗人,跟前面的一切形容词都毫不相干,他学识渊博、事业成功、光环众多,在世俗层面是很多人眼中的“人生赢家”,他的存在与人们对诗人的固有想象形成极大反差,他是当代诗坛极具影响力、口碑、人缘的诗人欧阳江河。

欧阳江河1956年出生于四川泸州,在成都长大,早年入伍,之后又去美国和德国游学,萧萧班马鸣,一去就是五年。作为诗坛的巴蜀五君子之一,以代表作《悬棺》《手枪》《玻璃工厂》等诗作闻名江湖。此外,他还包揽了2010年第9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度诗人,2015年两岸音乐诗会桂冠诗人和2016年第14届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年度杰出作家”。

抛去这些blingbling的桂冠,现今诗坛,他还以心直口快和真性情闻名,对于曾经风靡一时的汪国真诗歌,他直斥其为“假诗!”——对当代诗歌的唯一作用就是阻碍;当他读到张枣的《何人斯》、《镜中》时,脱口赞叹:“天才!天才!”;对后辈的90后诗人也非常爱护,称赞他们创造了自己的语言模式;但当有媒体就人工智能机器人少女“小冰”出版诗集一事,采访到他时,他辛辣点评“没人味儿”,预言其“永远成不了原创性意义上的伟大诗人”。像这么一位能温暖、热情又直言不讳的率真诗人,可谓是当今中国的“男神”诗人。

已过六十的欧阳江河,精气神仍如少年。王家新老师在《我的八十年代》里回忆,欧阳江河一直是一个充满了精力的人,半夜所有人都困的不行了他却在烟盒上写诗。现在的他,依旧精力旺盛身兼数职,不仅是北师大的驻校诗人、研究生导师,还有各种出访交流,学术研讨,朗诵会,诗歌聚会,还要抽出时间沉浸写作、享受书法。他享受长时间的连续创作,“我经常远距离飞行,飞机上持续的十来个小时,我可以一点都不睡,一点都不吃。” 这异于常人的精力,来自于欧阳江河的一颗童心。

带着这颗童心,欧阳江河被“骗”进了《穿过大半个中国》的人NO文ZUO创NO作DIE之旅——全然不顾自己60+“高龄”,顶着40度高温,天天早出晚归、爬山涉水、上天入地,任凭摇滚拖拉机崩坏五脏六腑,依旧精神百倍谈笑风生。从向往已久的终南山,到完全陌生的青年艺术社区,他保持着孩童般的好奇心,不放过任何一个了解未知积累感受的机会,时刻惦记着这趟旅程布置的创作任务。无论节目组的安排是否妥帖,没有半句怨言,越颠沛越带劲,认真游戏尽显天真本色。很难想象当初那个写出《悬棺》《枪手》《玻璃工厂》的大诗人,是个十足“老顽童”“人来疯”。

相关推荐

落日旧道卖西瓜:老北京食瓜指南 落日旧道卖西瓜:老北京食瓜

资料图元人欧阳原功《渔家傲》词,咏北京岁时风土,共十二首,每月一首,笔致极为雅隽清丽。其《六月》云:六月都城偏昼永,辘轳声动浮瓜井。海上红楼欹扇影,河朔饮,碧莲花肺槐

宋代“职业化”巫师:收入不菲却处境刁难(图) 宋代“职业化”巫师:收入不

  在中国历史上,巫师并非只指代同一个群体,这个称谓包含了各种不同功能的非专业宗教人士,一般而言,这些人可以使用超自然的法术或仪式来治疗被鬼神凭依的病人,老百姓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