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似何让孩子爱上古诗词?观观这本书你就知道

来源: | 2017-08-04 08:19:30 | 人气:

导读: “春天到,吃货忙。长江中下游一带,河湖密布、水网纵横……那一带,出产着中国最好的蒌蒿。我们的故事就从蒌蒿开始。‘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

“春天到,吃货忙。长江中下游一带,河湖密布、水网纵横……那一带,出产着中国最好的蒌蒿。我们的故事就从蒌蒿开始。‘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论吃,你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苏东坡的高度……”翻开书页,就看到了“吃货们的春天”,这却不是舌尖上的中国,而是一本诗词书。《一年好景君须记:古典诗词中的四季之美》一书的作者杨金志,是一位资深媒体人,数年来用笔名“大诗兄”在网络上普及诗歌之美。“古典诗词+四季之美”是这本书的关键词,杨金志以春夏秋冬季节交替变化为经线,以优秀的古典诗词为纬线,通过对古典诗词的品读,巧妙带出自然世界、节日节气和古人生活的种种趣味和细节。

《一年好景君须记》内页

信手拈来、浑然天成,是《一年好景君须记》一书行文的突出特点。例如,春天里“桃花流水鳜鱼肥”“蒌蒿满地芦芽短”,人们可以在《吃货,你们的春天到了》里找到各种时令美味;到了夏天,“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这是《初夏草木物语》;苏东坡的秋天,是中秋时节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是黄州岁月的《记承天寺夜游》与前后《赤壁赋》;寒冬时节,从“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到“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衍生出《唐诗里,雪天三大乐事》。“我的女儿在小学一年级时,我每周教她一首,讲解下背景故事,她觉得很有趣,自己就记住了,一年下来也有50多首的诗词储备量。记住多少诗词不是目的,主要还是为了让孩子多了解中国文化,是一种文化传承也是一种家风吧。”杨金志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起自己从事古典诗词解析写作的初衷,是源于对孩子的家庭教育。杨金志女儿现在是小学四年级,“每周讲读、背诵一首诗,坚持了好几年。与其说是‘教’,不如说是大家一起来‘学’。讲到开心处,大家一起哈哈笑。”杨金志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起两年前的一个场景,尤其打动他。“那是一个秋夜,我和爱人陪女儿上完一个辅导班回家,从小区车库里走到地面上。刚下过一场小雨,石板有点儿湿,草叶上沾着水。凉风习习。月光透过云层,透过高大乔木的叶子,洒在小径上。‘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女儿脱口而出一句古诗。那一刻我们仨不约而同停下脚步,深深换了一口气,把庸碌疲惫抛在了脑后。‘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万家灯火的都市里,我们却感觉穿越到了辋川山水间。”跟女儿一起读诗,也是延续自己的爱好和梦想。杨金志的故乡是安徽滁州,那里有一座闻名全国的琅琊山醉翁亭。醉翁亭有名,是因为北宋大文豪欧阳修写了一篇《醉翁亭记》。“四百字的《醉翁亭记》能让人记住一千多年,我们那的孩子,年复一年去琅琊山春游和秋游,语文老师总是要求我们把《醉翁亭记》背诵得滚瓜烂熟。而我,记得最牢的是这句‘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因为,这与我无数次看到的景色毫无二致。最近的一次寒假,我带着在上海出生的女儿去了一趟,感到还是那么贴切,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苏东坡写过一篇《冬景》诗:“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一年好景君须记,这一句再次令杨金志震撼,永远印刻在脑海里。关于万物与四时,古人说得多么简约而优美啊。四季的轮转,就这样与古诗词连为一体,再也无法分开。

信手拈来、浑然天成,是《一年好景君须记》一书行文的突出特点。例如,春天里“桃花流水鳜鱼肥”“蒌蒿满地芦芽短”,人们可以在《吃货,你们的春天到了》里找到各种时令美味;到了夏天,“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这是《初夏草木物语》;苏东坡的秋天,是中秋时节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是黄州岁月的《记承天寺夜游》与前后《赤壁赋》;寒冬时节,从“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到“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衍生出《唐诗里,雪天三大乐事》。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