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落日旧道卖西瓜:老北京食瓜指南

来源: | 2017-08-04 08:18:28 | 人气:

导读: 资料图元人欧阳原功《渔家傲》词,咏北京岁时风土,共十二首,每月一首,笔致极为雅隽清丽。其《六月》云:六月都城偏昼永,辘轳声动浮瓜井。海上红楼欹扇影,河朔饮,碧莲花肺槐

资料图

元人欧阳原功《渔家傲》词,咏北京岁时风土,共十二首,每月一首,笔致极为雅隽清丽。其《六月》云:六月都城偏昼永,辘轳声动浮瓜井。海上红楼欹扇影,河朔饮,碧莲花肺槐芽渖。绿鬓亲王初守省,乘舆去后严巡警。太液池心波万顷,闲芳景,扫宫人户捞渔艇。所谓“浮瓜沉李”,没有吃过井水,没有用过辘轳现绞冰凉的井水来浸瓜吃的人,是很难体会欧阳圭斋这首词的情趣的。北京旧时吃井水,如果家中有口好井,现绞出的井水,即使在三伏天,也不过临近冰点的三四度的温度,用来浸瓜,浸透之后,吃起来真如嚼冰咀雪,满口既凉又甜。“浮瓜井”,就是把瓜扔到井里浮着,吃时再用辘轳绞上来。

资料图

北京出产好瓜,永定门外大红门一带,沙果门外,北面远郊区顺义、沙河等地,旧时都有不少好瓜地,也有不少世代为业的好瓜农。先是甜瓜、香瓜上市,后是西瓜上市。《燕京岁时记》所谓:“五月下旬,则甜瓜已熟,沿街吆卖。有旱金坠、青皮脆、羊角蜜、哈蜜酥、倭瓜瓤、老头儿乐各种。六月初旬,西瓜已登,有三白、黑皮、黄沙瓤、红沙瓤各种。沿街切卖者如莲瓣,如驼峰,冒暑而行,随地可食,既能清暑,又可解酲。”

实际还不只这些品种。如甜瓜中的“灯笼红”,西瓜中的“六道筋”,也都是很好的品种。有一年永定门外大红门一带的瓜农引进广东种、台湾种、日本种的瓜籽,培育出花期早、上市早的早花西瓜,个子虽不大,但瓤中瓜子少,而且个个又甜又沙,后来成为北京西瓜中最好的品种了。

资料图

种西瓜最好是沙地,北京四郊这种地很多,瓜农们辛辛苦苦地世代经营。旧时种西瓜是很麻烦的,瓜藤要用沙土逐根压好,施肥一定要用大粪,开花时要养花,要人工授粉,一般要按瓜秧逐棵把根瓜、梢瓜留好。瓜长到一定时候,还要用稻草、麦秸编个圈垫好,到时候瓜地里要搭窝棚,住在里面日夜看瓜。有出京戏《打瓜园》,其背景就是这种瓜田、瓜农。看瓜的瓜农一早一晚,小板凳坐在瓜棚前,抽着叶子烟,喝着酸枣茶,和人闲聊着,等着瓜贩子来趸瓜。过路人要吃个瓜,多少给两个钱,甚至不给钱,叫声“大爷”,道个“劳驾”就可以了,种瓜人和他的瓜同样的沙甜厚道,“斜阳古道卖西瓜”,诗的意境永远是值得回味的。

资料图

六月(指农历)里,街头巷尾,到处都有卖西瓜的。卖西瓜的有一套切瓜的功夫,也有一套挑瓜的本事。捧过一个来,先看看四周光不光,圆不圆,有没有磕磕碰碰的地方;再看瓜藤,要碧绿的活秧,不要焦黄的死秧;再看花蒂处,叫作收花,收花越小越好;再拍拍弹弹,听听声音,生瓜硬如石块,瘘瓜音如败絮;拍上去声音如打足气的篮球,便是好瓜。有此水平,便可以赌打瓜了。“打瓜”也是一种赌,你拣一个,我拣一个,同时打开,看谁的好,赌输的付钱,十分有趣,哈哈一乐,谁还记得此乐呢?

-选自中华书局聚珍文化出版《云乡话食•消暑清供•西瓜》

原标题:老北京吃瓜指南;本文摘自公众号:中华书局聚珍文化微信号zhjuzhen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