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宋代“职业化”巫师:收入不菲却处境刁难(图)

来源: | 2017-08-04 08:18:01 | 人气:

导读:   在中国历史上,巫师并非只指代同一个群体,这个称谓包含了各种不同功能的非专业宗教人士,一般而言,这些人可以使用超自然的法术或仪式来治疗被鬼神凭依的病人,老百姓

  在中国历史上,巫师并非只指代同一个群体,这个称谓包含了各种不同功能的非专业宗教人士,一般而言,这些人可以使用超自然的法术或仪式来治疗被鬼神凭依的病人,老百姓称他们为“巫”或“觋”。在有些情况下,那些被冠以“左道”或“妖僧”称谓的宗教异端人员所做之事也和“巫”高度接近。宋代时,这些巫师曾广泛存在于全国的乡村和边缘地带,带有十分强烈的荒蛮、原始印记,其中,南方地区的“职业化”巫师尤其神秘、复杂。

宋代大傩图

  “巫”作为一种职业

  在宋代著名的志怪笔记《夷坚志》中,洪迈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南方地方信仰的大致蓝图:大江之南地多山,而俗禨鬼,其神怪甚佹异,多依岩石树木为丛祠,村村有之。二浙江东曰五通,江西闽中曰木下三郎,又曰木客,一足者曰独脚五通,名虽不同,其实则一。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南方风俗的多样化特征以及跨地区地方神信仰的存在。虽然地方神的类型多种多样,很难找到一种固定的模式,然而主持各种祭祀仪式的巫师无疑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根据《周礼》的分类,中国传统的鬼神被分成“天神”、“地袛”、“人鬼”、“物”(物怪、物魅、精怪)四大类。在宋代以前,历代政府的祭祀对象往往只限于前三大类,但是在两宋时期,不少巫师的祭祀对象变成了物魅、精怪。加上两宋瘟疫频频爆发,无论是道教还是巫师所代表的“民间宗教”都相当尊崇“瘟神”。宋代的巫者还会祭祀一些来历不明或是事迹无法考证的地方神。宋代巫师信仰最受瞩目的仪式是迎神赛会。信众用仪仗鼓乐和杂戏迎神出庙,周游街巷,以求消灾赐福。基本上,这和佛道二教利用社日或神明诞辰所举行的宗教活动,在仪式的功能和结构上并无太大不同。这些“新风”的出现,也让宋代巫师往往收入不菲,如《岭外代答》第十卷记载:里巷大罐,结竹粘纸,为轿马、旗帜、器械,祭之于郊,家出一鸡。既祭,人惧而散,巫独携数百鸡以归,因岁祠之。巫定例云,与祭者不得肺,故巫岁有大获,在钦为尤甚。在祭祀结束后,祭坛上的供物一部分会归为巫师所有,或为众巫师瓜分,或将之分给与祭者,但在上面的材料中,巫师事先规定与祭者不得分享祭品,因此独得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鉴于主持祭仪、沟通神灵是巫师的日常工作,这些供物也就构成了巫师主要和相对稳定的收入来源。大多数巫师游离于“士农工商”的传统社会结构之外,他们不需从政、务农、做工或是长途奔波,只需频繁主持祭仪、为人攘灾求福,即能如《夷坚志》所载的邓城巫一般“藉此自给,无饥乏之虑”。这样的生存方式在农耕社会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吸引了很多中下层民众投入到民间巫术活动中去。此外,这一时期巫师与佛教信仰已经发生了一些交集,在一些志怪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会用佛教咒语降妖除魔的巫师,比如《夷坚志》所载:福州有巫,能持秽迹咒行法,为人治祟甚验,俗称大悲巫。这是巫师主动吸收佛教持咒驱魔法术的结果,也是民间宗教试图借助正统佛教信仰将自己合法化的努力。而这种仪式杂合情况的出现,很可能是宋代巫师社会对于政府压迫的直接反应。宋代朝廷颁布的禁巫诏令之多,范围之广,时间之久,都远远超过任何一朝。但是也正因为宋代政府屡颁禁巫的法令,我们似乎可以侧面解读为当时“巫风炙烈”的明证。

南宋李嵩骷髅幻戏图

  男女巫师的职能分工

  男女有别,男女巫师的职能也有着很大差异。在宋代许多志怪小说中,女巫作为召魂者和驱魔者的角色反复出现。在《茅亭客话》中,一个名叫孙知微的处士与一位据说是当时的知名女巫展开了一段相当奇妙的对话:女巫曰:“鬼有数等,有福德者,精神俊爽,而自与人交言。若是薄相者,气劣神悴,假某传言,皆在乎一时之所遇,非某能知之也。今与求一鬼,请处士亲问之。”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