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龚自珍暴亡之谜:竟是被宠妾毒杀?

来源: | 2017-08-04 08:11:42 | 人气:

导读: 龚自珍在清朝,既是学者又是大诗人的并不多,而龚自珍算一个。龚自珍生于乾隆五十七年,卒于道光二十一年,正是清朝由盛而衰的年代。其间,外族势力的逐步渗透,虎视眈眈,而国

龚自珍

在清朝,既是学者又是大诗人的并不多,而龚自珍算一个。龚自珍生于乾隆五十七年,卒于道光二十一年,正是清朝由盛而衰的年代。其间,外族势力的逐步渗透,虎视眈眈,而国内的现实又是体制臃肿,官僚颟顸;民众则愚昧无知。这对敏感,博古通今,又有思想家气质的龚自珍来说,无疑是一种心理上的煎熬。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龚自珍《己亥杂诗》)这是龚自珍尽人皆知的名诗,他已经敏感地预见到了时局将会按照另一个方向发展,但绝大多数国人还在做着春秋大梦。他曾经说过:“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这种见识,在以文章自命不凡的传统环境里,是非常清醒的认识。但龚自珍并非生在“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的时代。他满心的希望只是化为一摊冰水:“斗大明星烂无数,长天一月坠林梢。”(龚自珍《秋心》)这让我们触摸到一股彻骨的冰凉。

“知音少,断弦有谁听”。一个清醒的人要么成为一个真的猛士,在旷野中的呐喊;要么沉湎于牡丹花下,偎红倚翠,无所事事。而龚自珍正是杜牧那种:倚遍江南寺寺楼,颓唐放浪式的才子诗人。故此,后代学者对他不无微词。王国维痛斥他“凉薄无行”,梁启超盛赞他开一代风气,启蒙意义如法国卢梭,但也说他“性詄宕,不检细行”。龚自珍那种不检细行的行为,在诗词中多有体现。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龚自珍晚年在丹阳暴亡,留下了一段扑朔迷离,让后人津津乐道的情史公案。

龚自珍的暴亡,据说是被仇家下毒有关。

龚自珍在北京时,和皇族贝勒奕绘有交往,奕绘笃好风雅,著有《明善堂集》。因为奕绘赏识龚自珍的才华,龚得以经常出入贝勒府。而奕绘的侧福晋(如夫人)顾太清,不但容貌艳丽,也会写诗。冒鹤亭说顾太清游西山,马上弹铁琵琶,手白如玉,琵琶则黑如墨,旁人一见,感觉是一幅王昭君出塞图。颇有小说家语的味道,但顾太清的风姿绝代恐怕不会假。

所谓郎有情,妾有意,一个才华盖世,一个风姿绰约。不久,就传出了龚自珍和顾太清有暧昧关系。奕绘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忍受这种风言风语,扬言要杀龚自珍雪耻。幸而贝勒府中的仆人平时受顾太清恩惠甚多,知道此事后,密告龚自珍。于是龚自珍携眷南下,仓皇而逃。两年后,被仇家找到,伺机下毒,暴卒而亡。

这段公案曾经闹得沸沸扬扬,更有小说《孽海花》煞有介事地加以渲染,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事实的真相正是这样吗?其实问题出在龚自珍的一首诗上。

《己亥杂诗》资料图

在龚自珍的《己亥杂诗》里,有这样一首诗:“空山徒倚倦游身,梦见城西阆苑春。一骑传笺朱邸晚,临风递与缟衣人。”在诗中,龚自珍还有一个小注云:“忆宣武门内太平湖之丁香花。”而这太平湖丁香花指的正是顾太清。除了这首诗外,冒鹤亭写有六首《记太清遗事》,其中第六首云:“太平湖畔太平街,南谷春深葬夜来。人是倾城姓倾国,丁香花发一低徊。”倾城倾国指的是顾太清,而末一句指的就是龚自珍的这首诗。因为什么都没有明说,只是扑朔迷离,且煞有介事的,有点“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的味道。

后有史家孟森在《心史丛刊》著文为之辩护,大致的理由是,在龚自珍离开北京的前一年,奕绘已经去世,所以寻仇下毒报复,的确不能成立。而按龚自珍的诗来看,其实也看不出什么隐秘来,可能他和顾太清只是精神之恋,相互之间诗歌往来。只是一个风流成性,一个美艳绝伦,才会被无聊的文人添油加醋,编成一段子虚乌有的艳史,为此孟森也说:“文人好气,不暇深究,遽尔轻附流言。”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