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药房送错药误吃可致命,民警排触两天觅达九旬茕居白叟

厦大归应附属病院院长博士论文剽窃:学术不端,不组成抄袭

手被明虾刺破激发脓毒血症,大夫提示构兵海鲜受伤应实时消毒

美母亲借扮大夫诊断儿子患脑瘤骗取27万元善款

九寨沟地动|护理连轴转40小时:要把伤员从殒命边沿拉回归

国度卫计委:社会办病院数目6年翻番

起底“三借”病院:武汉市卫计委已介入查询拜访

宽州医保卡畅达省外3021家病院 异地结算“罹难题”可按指引把持

女子只是碰了它一下,至今仍在病院救助……

海内首个制剂出口转报海内品种打针用阿奇霉素获批上市

药房送错药误吃可致命,民警排触两天觅达九旬茕居白叟

厦大归应附属病院院长博士论文剽窃:学术不端,不组成抄袭

手被明虾刺破激发脓毒血症,大夫提示构兵海鲜受伤应实时消毒

美母亲借扮大夫诊断儿子患脑瘤骗取27万元善款

九寨沟地动|护理连轴转40小时:要把伤员从殒命边沿拉回归

国度卫计委:社会办病院数目6年翻番

起底“三借”病院:武汉市卫计委已介入查询拜访

宽州医保卡畅达省外3021家病院 异地结算“罹难题”可按指引把持

女子只是碰了它一下,至今仍在病院救助……

海内首个制剂出口转报海内品种打针用阿奇霉素获批上市

故宫文物修又师揭秘:71年似何修国宝“马踏飞燕”

来源: | 2017-08-11 12:00:08 | 人气:

导读:   核心提示:马高34.5厘米、身长45厘米,昂首嘶鸣,三足腾空。雕铸师别具匠心地把支撑马身全部重量的右后足放在一只飞鸟身上,巧妙地利用鸟的躯体扩大了着地面积,确保奔

  核心提示:马高34.5厘米、身长45厘米,昂首嘶鸣,三足腾空。雕铸师别具匠心地把支撑马身全部重量的右后足放在一只飞鸟身上,巧妙地利用鸟的躯体扩大了着地面积,确保奔马的稳定,塑造出矢激电驰、蹄不沾土的姿态。

  

  马踏飞燕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经济网,作者:刘冕,原题:故宫青铜修复师王有亮:闹心修不了青铜器

  距今4千多年前,黄河中游地区出现了青铜器,世界被动摇了。中国人用这种金属打造出农具和武器。随之而来的,不仅有农业产量的迅速增加,也有战争欲望的扩大。恢宏的青铜时代序幕缓缓拉开。

  数千年后的今天,当青铜早已远离生活,仍有一群人默默守护着青铜文明,他们就是青铜修复师。王有亮是当今青铜修复行当里的一位老资历,他在故宫博物院里修青铜已有三十多载。

  他工作的小院儿在冷宫里,隶属于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

  一道斑驳的红墙,一边游人鼎沸,一边可以听蝉鸣。院门没关,两只黑黄斑点的肥猫趴在房檐下的阴凉处,瞅到有生人进来了,懒洋洋地叫了两声,又低下头,各自发呆去了。

  正房是王有亮的工作室,四五十平方米的屋子里没有隔断,正中摆一张巨大工作台,上面搁着七八件故宫和其他地方博物馆送修的青铜器,有新有旧。

  赶巧屋里人都出去忙了,就王有亮捧着杯水,正跟桌上一件悬着青铜铃铛的器物大眼儿瞪小眼儿,仿佛参悟着什么。

  1.闹心修不了青铜器

  “年轻时候可不这样,闹啊。这都是师父给板过来的。他老人家说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闹心修不了青铜器。”王有亮是北京南城人,话不多,梗却不少。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北京第一次招职高生,国家文物局跟鼓楼中学和205中合作,开了一个文物班。

  王有亮回家商量要不要报名,姐姐心直口快地问:“学这个是干嘛的?”

  王有亮有自己的小算盘——学这个,能到处跑,满世界疯啊!

  家里人挺开明,让他自己做主。

  面对报不报的问题,他跟一位发小儿决定用世界上最科学的一种方法来决定——扔硬币,是画儿的一面就去。

  一扔一落。

  俩人乐呵呵地去报了名。“后来发小儿还是没去成,他家里不同意,觉得‘偷坟掘墓’损阴德。”

  开始上课了,一个班,70多名学生,来讲课的都是大家——罗哲文、杜廼松轮番上阵。“大热天儿的,教室里别说空调了,电风扇都没有,老先生们还紧扣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慢悠悠地讲。虽然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设备,但一位位都是口吐莲花。”王有亮说,“碰上学生特别淘,他们就是讲道理。”

  3年,毕业。

  王有亮被分配到故宫博物院,师从青铜器修复大师赵振茂。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没有过多花费过心思。

  “小伙子哪儿坐得住啊。”坐在办公桌后边,王有亮声儿不高,自个儿呵呵地笑,“当时就觉得憋得难受,宫里宫气儿太足。我还喜欢玩,滑冰、游泳,弹吉他,没有不喜欢的。中午就午休一个小时,宁肯不吃饭,也得出去玩儿。”

  他语速和缓,画面感却扑面:从后海游了泳,骑车到地安门外,树荫斑斑点点地投在地上,十八九岁的小伙儿,晒得黝黑,脚下自行车链子都快磨红了,风呼呼地吹起他的发丝。

  “老师傅也愿意我们出去玩儿。要不偶尔留在屋里,一会儿就弄出个动静。”

  “我们来了也有好处啊,小院儿里的枣子、杏儿再也不浪费了,等不到熟透了,就让我们年轻人蹬着凳子给摘光了。人人有份儿,算是得了皇帝的济。”

  不过干活儿的时候可不能这么由着性子来,那得磨,就从磨青铜器开始。

  正赶上国外博物馆要复制一批青铜器,大师兄带着王有亮等一拨儿小师弟们做铸造、打磨,二师兄也帮衬着。师父就在最关键的一步——做旧的时候才上手。

  磨到什么份儿上算行?师父给了标准:表面跟剥了皮的熟鸡蛋一样。“古代器物制作的时候就是这个规矩”。

  一干就是三年,浑身的躁气都化了,王有亮算是正式入了门。

  2.一出声儿就挨训

  今年年初,一部“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火了,王有亮和同事们迅速蹿红。他接待的媒体记者也多了起来。每次,他都郑重地掏出一张自制的师承图,也像是当年给他们上课的老先生一样,慢条斯理地讲:“我师父,是故宫著名修复专家赵振茂先生。赵先生的青铜器修复,那是国内外闻名的,首屈一指。”

相关推荐

落日旧道卖西瓜:老北京食瓜指南 落日旧道卖西瓜:老北京食瓜

资料图元人欧阳原功《渔家傲》词,咏北京岁时风土,共十二首,每月一首,笔致极为雅隽清丽。其《六月》云:六月都城偏昼永,辘轳声动浮瓜井。海上红楼欹扇影,河朔饮,碧莲花肺槐

宋代“职业化”巫师:收入不菲却处境刁难(图) 宋代“职业化”巫师:收入不

  在中国历史上,巫师并非只指代同一个群体,这个称谓包含了各种不同功能的非专业宗教人士,一般而言,这些人可以使用超自然的法术或仪式来治疗被鬼神凭依的病人,老百姓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