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救助生命!他们发明了抗战史上的古迹(图)

来源: | 2017-08-04 08:31:32 | 人气:

导读:   核心提示: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举行,隆重的阅兵将不少人的思绪拉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当我们把时

  核心提示: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举行,隆重的阅兵将不少人的思绪拉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当我们把时间聚焦到抗日战争时期,就会发现国难当头之际,一向清静自在的中国佛教,也自觉融入到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时代洪流之中,形成了“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特殊形态。这种非常时期的非常选择既符合中国佛教的基本精神,也符合国家利益和民族大义。本文是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发表于抗战胜利六十周年之际,文章从十个方面对中国佛教的这一光辉历史进行了总结与分析,认为,中国佛教在抗日战争中的十大积极作用向世人昭示了中国佛教是一个慈悲的宗教、善恶分明的宗教、爱国的宗教、契机的宗教、入世的宗教以及爱好和平的宗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凤凰佛教编发此文,以纪念中国佛教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际的无畏与悲悯。

上马杀贼,下马学佛——周恩来

抗战时期的和尚连(图片来源:资料图)

五台山僧人自卫队(图片来源:资料图)

  “上马杀贼,下马学佛”是周恩来在抗日战争时期给南岳佛教僧人写的一句话,这既是对当时业已投身抗战的中国佛教界的肯定,也是对当时中国佛教界进一步参与抗战的激励,在今天来看,也是对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佛教历史特征的高度概括。这句话饱含着中国佛教界参与抗战的丰富内涵,在纪念抗战胜利周年之际,尤其值得我们回味。

  佛教向来以出世风格而著称,常被人视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遁世型宗教。然而,佛教毕竟是人间的宗教,它不可能脱离自身的生存环境,所以它总是和一定时空下的人与事密切联系在一起。

  当我们把时间聚焦到抗日战争时期,把空间视角调整到中国这片广袤的大地上时,我们发现,国难当头之际,中国各民族齐聚在抗战的大旗下,形成了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齐心协力、共赴国难的壮烈局面。一向清静自在的中国佛教,也自觉融入到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时代洪流之中,形成了“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特殊形态,为争取民族独立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今天我们回顾中国佛教界的这段既学佛又杀贼的历史,既是对抗战胜利的纪念,也是对宗教与社会关系的一种反思,对今天在宗教领域所开展的统一战线工作也会有诸多有益的启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迅速沦陷,日本军阀步步进逼,中华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1937年,国共合作正式实现,中国开始了全面抗战的伟大历史。在国家的抗战总动员和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中国佛教界从实际出发,在坚持自己的佛教信仰的同时,也为挽救民族危亡做了大量工作,具体来看主要有以下十个方面:

  第一,呼吁“国难已到非常时期,凡属国民同有救国救民之责任”,强调佛徒也是国民的一部分,也应肩负起守土抗战的责任。

  “九一八事件”后,太虚法师发表了《为沈阳事件告台湾朝鲜日本四千万佛教民众书》,号召广大信佛民众要“以菩萨大悲大无畏之神力”,制止日本的侵略行径。

  与此同时,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圆瑛法师也通告全国佛教徒,以宗教的形式表达爱国抗敌之情,制止日本军阀的侵华暴行。

  身在南京的佛教居士欧阳渐先生也积极宣传,主张坚决抗日,反对投降妥协,提出“抗战到底是一条鞭,不可收容主和败类”。

  1932年3月18日,太虚法师又撰写了《因辽沪事件为中日策安危》,表示要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大无畏精神,逼迫日本当局“撤兵回国”,使中日两国人民免遭涂炭,共享和平。

  1932年,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尼玛大师在给中央政府的电报中说:“班禅目击时艰,忧愤无已,虽身属空门,而于救国图存之道,何敢后人!”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