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让娜·莫罗逝世,那张《祖与占》里随便奔腾时的笑容

来源: | 2017-08-04 08:22:37 | 人气:

导读: 法国著名女演员让娜·莫罗(Jeanne Moreau)在巴黎家中去世,享年89 岁。在卫报的这则报道中,特别提到了让娜·莫罗的代表作《祖与占》(Jules et Jim,也有译为

法国著名女演员让娜·莫罗(Jeanne Moreau)在巴黎家中去世,享年89 岁。在卫报的这则报道中,特别提到了让娜·莫罗的代表作《祖与占》(Jules et Jim,也有译为《朱尔与吉姆》等)。这部法国由新浪潮开山鼻祖级的人物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çois Truffaut)执导的爱情电影,自1962 年在法国公映后,就始终名列各种最佳电影的榜单之列。

而出演其中女主角凯茨(Catherine)的让娜·莫罗,则奉献了留名影史的经典表演。

没有人会忘记这段凯瑟林与两个好朋友在桥上奔跑的经典片段,以及嘴唇上的那两撇画上去的小胡子。

大家知道,《祖与占》是由特吕福根据法国作家亨利-皮埃尔·罗什(Henri-Pierre Roché)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在看到让那为电影拍摄的造型照片后,亨利异常兴奋地向特吕弗表示说:非常感谢让娜·莫罗的照片。我喜欢她,我很高兴她喜欢凯茨(小说中为凯茨)!我希望能够认识她,来看我吧,任何时候只要您们高兴,我等待着。

亨利-皮埃尔·罗什和1953 年Gallimard 版《祖与占》

  只是天不遂人愿,当时已经七十多岁的亨利-皮埃尔·罗什终于没有等到与让娜·莫罗见面的那一天:一九五九年四月九日亨利-皮埃尔·罗什去世,而四天前,特吕弗才刚刚收到那封邀请他们见面的书信。

  今天,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篇弗朗索瓦·特吕弗为小说《祖与占》所写的序言,一起回顾下发生在这部电影背后的故事。以此纪念三个伟大的名字:弗朗索瓦·特吕弗,亨利-皮埃尔·罗什,以及让娜·莫罗。

《祖与占》序

  文:弗朗索瓦·特吕弗

  译:夏宇

  一九五五年,我在巴黎皇宫附近的一个叫做Stock 的二手书摊,发现亨利-皮埃尔·罗什(Henri-Pierre Roché)写的这本小说《祖与占》(Jules et Jim)。

  这本书是两年前出版的,但并没有引起注意。对此书的评判既不好也不坏,实际上它几乎没有引起任何评价。对一个没有名气的小说作者,这种待遇并不离奇。引起我重视的,首先是它的书名,我立刻被这两个J 悦耳响亮的音色所愉悦,然后我翻到封底,读到作者亨利-皮埃尔·罗什,生于一八七九年,这本小说是他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我当下思忖的是,这个新进小说家这时已然七十有六岁了!一个七十几岁的人所写的小说,是一本什么样的小说?

  从第一行开始,我对亨利-皮埃尔·罗什的文笔就一见倾心。彼时我喜欢的作家是让·考克多,为他的句子,那种显而易见的干燥的句子和精确的意象。我发现,亨利-皮埃尔·罗什比之考克多,似不遑多让,他用一种最不铺张的、最简单的字眼,组织成极其精短的句子,达成一种同等于诗之质地的散文风格。在这种风格里,有一种情感从窟窿、从空无中来,从那些节省退却的、简练字句中出生。稍后,我有机会读到他的手稿,得以详视这种风格,我观察到,这种故意的、天真的文体,是从不计其数涂抹掉的字句里浮现的。在一整页坦率如小学生般的写作里,他大幅删掉,只剩下七个或八个句子,而这七八个句子又要再删去三分之二。《祖与占》是一个诗人用电报体写就的爱情小说,他努力忘掉自己的文化,像农夫插秧那样简洁而具体地排列他的字句和想法。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