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下铁道"在美国隐喻什么?他用小讲广泛了谜底

来源: | 2017-08-04 08:21:15 | 人气:

导读: 身为非裔,虽然生在殷实家庭,父母还是从小就告诫怀特黑德,该如何应对警察。(杨明/图)   2001年9月11日,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住处,科尔森·怀特黑德眼睁睁看着世界贸

  怀特黑德从2014年年底认真做准备,他之前也读过关于历史、优生学和种族主义的材料,也阅读了奴隶口述。1930年代,美国政府曾设立项目,委派一些作家寻找在世黑奴,收集他们的口述。在奴隶制正式废除的时候,这些老人八九岁时,可能在种植园里工作过。

  通过研究,怀特黑德对“地下铁道”越来越了解。奴隶寻求自由的故事,混杂着悲伤与昂扬,时时体现人性的坚忍。在回忆录中,“19世纪最有名的美国黑人”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曾谈到逃亡时的恐惧:“渡口必有守卫,桥头必有哨兵,林间必有巡捕逃奴的队伍。”这种恐惧因长期丧失自由而生,再由奴隶主的恫吓和折磨加固。

  女性逃奴哈丽雅特·雅各布斯多年遭到主人性侵,出逃后曾在祖母家厨房的阁楼上躲藏七年。她最终获得自由,成为著名的废奴主义演讲家和改革者。另一位著名女性逃奴哈丽雅特·塔布曼出逃后,13次回到马里兰州,带领70多名奴隶出逃,竟没有一次被捕。

  方纳关于纽约“地下铁道”的专著《自由之路》,给怀特黑德很大的帮助。他由此了解了废奴主义者与奴隶捕手之间的故事。小说里可憎又令人怜悯的奴隶捕手里奇韦经常前往纽约,而那“是一座生产反奴隶制观点的工厂,必须有法庭签发的证明”,他才能把手里的奴隶带回南方。

  在复杂的立法、司法过程之后,逃奴问题屡经反复,双方摩擦愈发剧烈。“地下铁道”声名日隆,大批奴隶甚至直接乘坐地上的火车逃跑。在某些证件上,废奴主义者直接在职业一栏填写“地下铁道员”。最终,逃奴问题引发了血腥的内战。

  “奴隶主会说:这不是道德实践,与其付钱,不如用鞭打驱使他工作。”怀特黑德相信,战争不是最合理的选择,很多人因此死去,但当时情形下,这几乎是唯一可能的结果,“如果有道德感,那就废除奴隶制,而不会发生流血战争。显然,(奴隶制)涉及太多金钱了”。

  准备期间,怀特黑德曾去路易斯安那州的前种植园实地体验。他乘坐一辆旅游巴士,车里都是上了年纪的白人,“他们明显想重新回顾白人的光辉岁月”。导游拿着话筒告诉大家,奴隶主其实非常辛苦,得认真记账,监督工人干活。

  那里有一家酒店,广告语设计得极富地方特色:如果大家已经厌烦连锁酒店,欢迎来我们酒店,你可以从连锁中稍微逃脱一下。那个“连锁”是双关语,又指奴隶制的锁链。这次旅程,气氛相当怪异。

世纪文景版《地下铁道》(资料图/图)

  “我家的地下室就藏匿过黑人”

  2015年1月到11月,怀特黑德完成了《地下铁道》。为宣传新书而巡回全美期间,很多人告诉他:“哦,我家的地下室就藏匿过黑人,也是‘地下铁道’的一站。”

  怀特黑德决定把“地下铁道”写成真的,就像自己小时候所想的那样,有隐蔽的车站、专职列车员以及简陋的列车,这“古怪的点子”使《地下铁道》带有寓言色彩。小说主人公是十六七岁的非裔小姑娘科拉,她出生在佐治亚州的种植园,姥姥是被贩运到美国的非洲人,母亲生而为奴,抛下科拉独自逃跑。孤单的科拉多次受到奴隶主和男性奴隶虐待,逃亡才是第一次离开种植园。

  “作为家长,我开始理解一个孩子被打、被卖、被强暴会怎样,看到他们的父母被打、被卖,又意味着什么。当你长大,对世界了解得越多,就更了解历史。”父亲身份,多少影响怀特黑德塑造人物的角度,也使他“更加爱护笔下的人物”。

  怀特黑德最终写就的故事,发生在1850年代,南北妥协,通过了《逃奴法案》。即便奴隶逃亡到自由州,奴隶捕手也可以相对方便地将其抓回南方。因为过于难过,怀特黑德没法看完电影《为奴十二年》,但他通过小说呈现的奴隶主虐杀奴隶以及蓄奴州的群众暴力,又极令人震惊。

  部分章节之间,小说展示了追捕奴隶的通告,大多来自历史资料,只有科拉那则是假的。它告诉读者,科拉自由了:“科拉,女,一年三个月前从其合法但不义的主人处逃离……她已非家奴。”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